返回

和老公的好友在外打野砲

 首页

👙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     http://ppsp.ml  http://semm008.ml

我, 34歲、住南部、已婚、160公分、52公斤,32D/25/34,在一私人機構任會計。我的老公他36歲,就職某國營事業員工,他也是該事業工會幹部。我的婆婆,63歲,都在家中,閒來無事常約好友數人旅遊,所以每月也有十數日不在家中。我們一家三人住在ㄧ三樓透天厝,ㄧ樓是車庫,客廳、廚房、浴廁、臥室等都再二樓及三樓。

林奇最近發現一件怪事。

他的眼睛,能穿透物體的外在,看清楚事物的本質。

例如現在……

站在他面前的漂亮女人,是金海醫院的院長江若晴,高挑的身材足有一米七五,五官精緻,黑髮如瀑,曲線那叫一個婀娜多姿,而無形中更有一股冰冷高貴的氣質,彷彿拒人千里,但並不妨礙她成為金海醫院男牲口心目中的女神。

但在林奇的眼中,這位女神的衣服,完全消失了。

或者說林奇的視線,穿透了江若晴的外衣,能清楚看到羊脂白玉般的肌膚,和36D的鏤空罩罩。

「等等,冰山女神江若晴,居然穿這麼火辣的罩罩。」

林奇眉頭一挑,但同時眼睛一陣刺痛傳來,隨後眼前模糊不清了。

這個奇怪的能力,最多只能維持三秒,就必須要休息。

似乎注意到林奇的目光,江若晴有種被看光的感覺,他敲了敲桌子寒聲道:「林奇,你的醫學報告,準備好了嗎?」

「准,準備好了。」林奇猛然驚醒,揉了揉眼睛,周圍恢復了正常。

他正坐在會議室,周圍還有好十幾名醫生,每個人都已經交了醫學報告。

林奇只不過是個實習醫生,雖然把醫學報告趕忙遞給了江若晴,但難免給人壞印象。

「你的醫學報告,是你自己寫的?」江若晴只是掃了一眼,便放下了林奇的報告。

「是的,我昨天熬夜趕出來的。」林奇自信的說道,他是中醫世家,小小的醫學報告自然不在話下。

「為什麼,你跟劉醫生的報告一樣?」江若晴臉色一寒,嬌喝道:「老實交代,你是不是抄襲劉醫生的?」

「怎麼可能,這份報告是我親手寫的,在辦公室熬了一夜,許多值班護士都看到了。」

林奇大聲喊冤,同時看了側面的劉江偉一眼。

劉江偉跟林奇是一個科室,剛到金海醫院不過幾個月,就已經轉正,據說他是靠關係進來的。

「江院長,你也別怪他,我昨天寫完報告就丟抽屜裡面了,說不定被風吹出來了呢。」劉江偉嘴角勾起一抹冷笑,暗帶指責。

「不可能,你的抽屜每次都上鎖,怎麼會被吹出來?」

林奇突然想起來,昨天熬夜寫完後,在桌子上小睡了一會,醒來後發現他寫的報告,有被人動過的痕迹。

現在,劉江偉的醫學報告和他的一樣,分明就是被他複製了。

「別吵了,你們兩個的醫學報告,我都看過了,上面的內容觀點很全面,甚至很獨到,有點像是經驗豐富的老醫生寫的。」

說道這裡,江若晴瞟了林奇一眼:「我覺得,一個實習醫生,不可能寫出這樣的醫學報告!」

「江院長,這真的是我寫的,我敢發誓。」林奇冤枉極了,這份報告他花費了極大心血,但現在卻被指控為抄襲。

兩人的醫學報告就擺在會議桌上,隔得近的幾個醫生瞄了一眼,不禁大為奇怪。

「這份報告,上面有很多觀點,看了有種醍醐灌頂的感覺,是出自名醫之手吧。」

「沒錯,特別是這種思路,一定絕非等閑之輩,的確不像是實習醫生能寫出來的。」

「抄襲就抄襲,人家劉醫生是海歸高材生,能有寫出這樣的報告,不足為奇。」

這些話就像是一道雷劈中了林奇,讓他兩眼發暈,居然沒有一個人相信是他寫的。

「林奇,從今天開始,你去門口當保安,沒有反省過來,不允許給任何人看病!」江若晴指著門口,毫不留情。

林奇握緊了拳頭,他很想大罵劉江偉卑鄙,但他現在沒有證據,如果頂撞江若晴,反倒會被有心人借題發揮,到時候連實習的機會都沒有。

林奇忍住,艱難的說道:「好,我現在就去。」

「呵呵,這種人怎麼還有臉待在這裡,要是我,早就滾出金海醫院大門了!」劉江偉陰笑道。

其他醫生不禁嘲諷道:「這人是不是傻啊?」

「是啊,你看他的樣子,像條狗一樣。」

「……」

林奇不知道怎麼走出會議室的,那些議論聲,讓他窩火到了極點。

憑什麼別人認為,他寫不出那樣優秀的醫學報告?

難道就因為他是一個實習醫生嗎?

只是林奇沒有背景關係,如果連實習機會都丟掉了話,不僅沒有飯吃,還會因為這事,以後連工作都很難找到,生活不易,有些時候不是沒骨氣,而是被逼無奈。

好在,林奇想起外公話,心中突然釋然了。

回到宿舍舒服的洗了個澡,林奇將一本厚厚的古書拿了出來。

上面有一行外公的字跡:醫者,當胸懷博大,容天下,醫治天下!

林奇自幼跟外公學習醫術,後來因為異地上學,便是將這本家傳古書交給了他。

翻開古書,上面全都是古文,至少有幾百年歷史,但奇怪的是上面的字跡依舊很清晰。

而這上面的東西無比奧妙,林奇至今只還沒看完第一頁,雖然很多不懂,但書讀百遍其義自見,他的刻苦從中領悟了不少東西。

到了安靜的涼亭,林奇借著燈光細細品讀。

剛看了沒一會,林奇的面前出現了一個俏生生的女孩,抬頭一看,正是他的女朋友李婉雲。

「婉雲,你怎麼有空過來?」林奇滿心歡喜,上前想要擁抱。

只是李婉雲向後退了一步,臉上有些厭惡之色,林奇神色一僵,發現她手上多了個金手鐲。

「這個金鐲子,是周少送給我的。」李婉雲抬起手,那金鐲子無比閃亮。

林奇只感覺分外的刺眼:「婉雲,你不是很討厭周少嗎?」

「以前和你都出生農村,是我沒見過世面,現在長大了,我才知道某些東西的價值,你知道這個金鐲子值多少錢嗎?有可能,你一輩子都賺不到!」

「婉雲,你什麼意思?這些東西,我也可以通過努力買到。」林奇咬緊牙關。

「別說這些笑話了!你要錢沒錢,要關係沒關係,你不管怎麼努力,都只是個醫生,永遠不可能理解有錢人的生活……」

冷漠的聲音,讓林奇如墜冰窖。

「婉雲,給個機會,我會證明自己的。」林奇幾乎大吼道。

「證明?呵呵,證明你在醫院當保安?我的意思,你還不明白嗎?」李婉雲臉上浮起一抹冷笑,說道:「我們分手吧!林奇,我們是不可能的。」

「就這樣,周少就在外面等我,再見,不,不用再見了。」李婉雲說完就轉身走到大門口,上了一輛紅色的法拉利跑車。

跑車上坐著一個年輕男子,他似乎等的有些不耐煩:「婉雲,怎麼用了這麼久,一個連父母都不知道是誰的野種,有什麼好說的?」

「周少,走吧,我把他所有聯繫方式都刪了,你就放心啦,一個野種能有什麼前途?」

林奇如遭雷擊,愣在原地,看著女友在男子懷中撒嬌,然後依偎著驅車離去,他的大腦嗡嗡作響,一片空白。

他家在農村,自幼便被父母狠心拋棄,甚至都不知道他們叫什麼名字。

好在外公撫養他長大的,只是年事漸高,他便是一邊打工一邊上學,偶爾攢下來的錢,還能寄回去給外公零用。

李婉雲和他在一個村長大,青梅竹馬,彼此自然不會隱瞞,只是沒想到來到金海省城,一切都變了,就連這些東西,都成為了對方分手的理由。

「為什麼,這到底是為什麼……」林奇氣憤的仰天長嘯,一拳狠狠砸下。

他的拳頭,正好落到古書尖銳的書角。

噗嗤一下擦破了皮,鮮紅的血順著拳頭汩汩溢出,緩緩流到古書之上,隨後奇怪的事情發生了。

那古書像是突然醒了,竟然一張一合像是開始呼吸,自主的吸收林奇鮮血,源源不斷。

林奇頓時嚇了一跳,恍惚間他感覺這本古書,像是要把他全身血液全部抽干。

只是失血的虛弱,讓他意識逐漸模糊,林奇張開嘴卻是叫不出半點聲音,眼睜睜的看著那本古書吸血,變的越來越鮮紅。

最後他眼前一黑,直接暈了過去。

恍惚間,腦海里隱隱有一個聲音吟唱:林家血,啟傳承,神瞳現,濟世人!

迷迷糊糊……

林奇感覺眼見一花,竟然來到了一個未知的空間,四周無比黑暗,蒼茫一片。

隨後,他的眼前突然出現了那本古書。

古書自動翻開,第一頁之上,突然蹦出一個黑袍道士的虛影。

「我是林家魂,自創鬼醫門,今日傳承啟,絕學只送你,鬼門十三針,你且看好!」

只見那道士手中有幾根銀針,如穿花蝴蝶般飛舞,玄妙無比。

林奇瞬間如醍醐灌頂,只感覺原本第一頁上無法理解的醫學知識,霎那間融會貫通。

原來這本古書,竟然需要鮮血啟動傳承!

林奇似乎明白了什麼,眼前一動,隨後第二頁主動翻開,又蹦出來一個身披袈裟和尚的虛影。

「我是林家魂,畢生渡眾人,今日傳承啟,佛醫只傳你,回陽九針,你且學全!」

那和尚如同信手拈來,手中針竟然能逆天還陽,真叫人拍案叫絕。

林奇雖感覺極其生澀,但這些東西不由分說,只往腦海里鑽去。

第三頁,蹦出來一個邋遢無比的教派人士。

「我是林家魂,驅盡鬼邪神,今日傳承啟,神魔要怕你,五行攝魂陣,你莫眨眼!」

教派人士,手中閃現出一個神奇的五芒星陣法,驅百邪治惡物。

第四頁,一個高深的神棍。

「我是林家魂,算懂天下人,今日傳承啟,乾坤全歸你,占星卜月術,你要認真!」

第五頁……

「我是林家魂……」

……這本古書,總共有一百零八頁,每頁都有一個人蹦出來教導林奇。

有醫道占卜,修行道訣,天地鬼邪,風水玄術,針灸之法……

紛雜的東西又包羅萬象,林奇見所未見,只覺每一樣都是無比玄妙。

而這些龐大的信息,洶湧的衝進了林奇的腦中,讓他感覺腦袋根本裝不下,最終意識模糊的暈了過去。

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林奇終於醒來,急忙看了一下手,傷口竟然已經癒合。

他揉了揉眼睛,再拿過血色古書一翻,這時,古書竟然無火自燃起來,緩緩飄向空中,火光騰騰。

與此同時,一百零八個聲音齊聲道:「生是林家人,死是林家魂,如果林家小輩,滿十八歲之後,有幸覺醒林家血脈中千年難見的神瞳,能看常人不能見到的東西,那就說明你是林家唯一的傳承者!」

「得吾傳承,懸壺濟世,渡盡眾生,醫治天下,功德無量,天佑後人!」

隨著最後一聲落下,那古書燃燒成了灰燼,風一吹就散了。

林奇揉了揉發暈的腦袋,回想了方才的發生的一切。

那些傳承,包含的東西很多,林奇只感覺整個人突然充實無比,而那奇妙的玄學法術又讓人十分驚奇。

愣了半響,林奇不禁懷疑,是不是在做夢,這些東西真的存在嗎?

可看到那古書的灰燼,這一切又是那麼的真實,那些畫面和聲音,彷彿就像是烙印般刻在他的腦海里。

記憶中,有一位傳承人教導了混元真氣訣,林奇照此法打坐呼吸,沒過一會,他的身體竟然有一絲真氣涌動。

「果然是真的。」林奇收功吐出一口濁氣,只感覺神清氣爽,全身暢通。

不覺間,天色已經大亮,可林奇沒有半點疲乏,反而精神奕奕,什麼不悅都拋諸腦後。

林奇翻出一個電話,滿臉釋然,他給李婉雲發出了一個信息:「公園小樹林,我想找你拿點東西。」

他有幾本醫書被李婉雲拿去了,現在既然沒有關係,那便是拿回來,而公園小樹林的位子兩個人都比較熟悉。

不過對方沒有馬上回信息,林奇隨意的洗了把臉,趕忙走到了保安室上班。

保安的工作無趣至極,看著人來人往,守著幾米平的地方,幾個保安也沒有交流,林奇覺得很憋屈,在這裡好像一身功夫都施展不出來。

就在這時,手機「嗡嗡」響了兩聲,林奇拿起手機,想看看對方到底什麼態度。

可是,當林奇打開手機的時候,他整個人徹底愣住。

「老天,用不著這樣玩我吧!」林奇真想扇自己兩下,這條信息發錯了,他當時一不小心,竟然把這條信息發給了江若晴江院長!

而且,最關鍵的是江若晴還回了一條信息:「你想約我打野戰?」

林奇懵了。

江若晴是出名的冷麵美人,管理毒辣,行事專橫,開除一個人從來不講情面。

這條簡訊突然發過去,肯定是被她想成那種約泡的搔擾信息了。

這該怎麼回啊?

林奇深吸了一口氣,很快發現了一點關鍵,江若晴根本沒有他的電話!

基本上醫生都有江若晴電話,但林奇沒有跟她聯繫過,只是存著以備不時之需,所以她不知道是林奇。

想到這裡,林奇膽子大了起來,昨天這女人清白不分,單憑個人觀點,就認為那報告不是他寫的,這讓林奇心有怨氣。

反正她不知道我是誰!

林奇直接發了一條簡訊:「就想跟你野戰,咋地?」

剛發過去,江若晴就回了,還發了一個羞羞的表情:「你好壞,好討厭!」

說真的,林奇當時徹底懵了,這還是那個高高在上的冰山美女江若晴嗎?

平時不是挺冷傲的嗎?現在怎麼這樣了?難道是思春了?

林奇一時想不明白,便回道:「你有沒有男朋友?」

「沒有,我從來沒有談過男朋友,只是想跟一個陌生人隨便聊聊。」

「那你是不是寂寞,想男人了?」林奇越發大膽了起來。

「說實話,我是一個正常的女人,晚上的時候,嗯,我承認是有點寂寞空虛冷,想要那個,可是我又害怕……對了,你照片發來我看看,我不想聊天對象是個邋遢的老男人。」

看到江若晴的話,林奇心臟怦怦直跳,沒想到她的思想如此火辣,還想要那個!

「要發照片也行,你先發幾張我看看。」林奇心臟忽上忽下,誰能想到,這個平時冷傲無比的上司,竟然跟他發著如此露|骨的簡訊。

果然,沒過半分鐘,一條彩信發了過來,林奇一看鼻血都差點噴了出來。

江若晴一共發了五六張照片,那叫一個火辣性感,有穿短褲的,也有穿睡衣的,還有穿在絲襪高跟鞋的,那小蠻腰的曲線和腿形,絕對是極品。

回想起她高高在上,怒斥林奇的樣子,以及現在的巨大反差。

林奇心中,突然湧出了股爽快感,腦子熱血一衝,最後發了條簡訊:「沒穿衣服的照片,發一張!」

發完這條,林奇感覺他太猥瑣了。

但這也不能全怪林奇,只能說江若晴這個女人,對男人誘或太大。

平時那副冰山寒面的模樣,高傲無比,誰見了都要退避三舍,可現居然被林奇掀開了高冷外衣,發現她最火辣的一面。

「不行,那種照片不可以,再說我現在也發不了。」

江若晴的回復,林奇感覺有些失望,只是現在她應該在辦公室上班,肯定發不了。

林奇剛準備回條簡訊,醫院門口響起了馬達的轟鳴聲,咯吱一聲急剎,停下了一輛賓利。

一個穿著西裝的中年男子急匆匆下了車,將後門打開,小心翼翼的抱起了一位面色蒼白的女孩。

那女孩渾身軟綿無力,彷彿就斷氣了一般,林奇目光一凝,神瞳開啟掃去,卻發現女孩全身正常,沒有一點生病的現象,只能說有點虛弱。

他得到傳承之後,便了解這眼睛變化,是林家血脈中千年難見的神瞳覺醒,不僅能透視,別人有沒有病,基本一看便知一二。

那穿西裝的中年男子走到保安室,一看到有人,急聲道:「保安,你快拿擔架過來,抬我們小姐進去看病,她快不行了。」

「她沒病。」林奇搖頭道。

「怎麼可能,我家小姐昏迷了三天三夜,怎麼可能沒病。」中年男子大喝道:「你又不是醫生,趕緊叫醫生過來。」

「我百分百敢肯定,她是沒病裝病。」林奇認真道。

話音剛落,他身後便是有一個不屑的聲音傳了過來:「這是哪裡來的神醫,看一眼,就知道人家有病沒病?」

林奇回頭一看,只見劉江偉正走了過來,似笑非笑的表情。

林奇冷哼了一聲,最後還是讓開了,他現在就是一保安,哪裡輪的到他看病坐診,更何況這個女孩根本沒病。

「你就是醫生?」中年男子看了一劉江偉,爆喝道:「還愣在那裡幹什麼,趕快送我家小姐進去看病,要是有什麼閃失,你就等著承受蘇天磊的怒火吧!」

「蘇天磊?你說的是蘇氏集團的老總?」劉江偉遲疑道。

「在金海,還有第二個蘇天磊嗎?這個就是蘇家大小姐,蘇明月!」中年男子喝道。

劉江偉頓時臉色大變,打了個冷顫,趕忙道:「你放心,我馬上聯繫急診室,林奇,你站著幹嘛,趕快拿擔架來抬蘇小姐進去!」

蘇氏是金海市排名前三的大集團,旗下資產十幾億,這所醫院就是他們投資建立的。

劉江偉緊張的不行,這要是出了什麼閃失,他就不用在這幹了。

「我說她沒病!」林奇聲音提高了八度。

「誰說她沒病?你難道看不出來,蘇小姐面無血色嗎?要是沒病,會成這幅樣子?」劉江偉大吼道。

「保安,不管她有病沒病,你抬進去檢查一下,難道不可以嗎?」中年男子瞪了林奇一眼。

劉江偉大喝道:「林奇,作為醫院的保安,抬病人進去檢查,是你的職責!」

醫院的保安,的確和其他地方有區別,平常有重症的病人,必須要搭把手抬著,所以保安室里也有準備擔架。

「行,你們非要檢查,就讓你們檢查好了。」林奇哼了一聲,拿出擔架將蘇明月抬到了二樓急診室。

只是檢查完了之後,劉江偉拿著診斷結果,突然愣住了。

蘇明月的身體一切正常,如果非要說的話,那就是血糖有點低,通俗點講,就是兩三天沒吃飯,肚子餓,身子虛。

「這還真沒病啊。」劉江偉不禁嘀咕道:「林奇這小子是怎麼知道了?」

「醫生,蘇小姐怎麼樣了?」中年男子大汗淋漓的問道。

「她……她,沒病!」劉江偉艱難道。

「狗屁不通,你這個庸醫,蘇小姐昏迷了三天三夜,怎麼可能沒病?」

中年男子大喝道,他是蘇家的管家,三天前清楚看到蘇明月還活蹦亂跳的,可就第二天,她就躺床上,怎麼也叫不醒了。

「我在檢查一下吧。」劉江偉怕檢查出了錯,只是連續檢查了三遍,結果都是一樣。

這個時候,林奇實在忍不住了,冷哼著說道:「其實,讓蘇小姐醒過來很簡單。」

「你只是一個保安,這裡沒你說話的地方。」劉江偉不禁惱火道。

「那你倒是治啊,你是醫生,你倒是現在把人家弄醒啊!廢物!」

林奇幾乎大吼道,他實在是受夠了。

「你,你竟然罵我廢物?」劉江偉臉色青紫,幾乎要暴走。

中年男子一把將劉江偉推開,怒然道:「吵什麼!你既然治不好病,就滾一邊去!」

隨後,他又對著林奇,無比恭敬道:「這位保安,你真的有辦法,讓蘇小姐醒來?

其實,中年男子也是病急亂投醫,現在蘇明月就是醒不過來,讓這個保安試試也行啊。

「嗯,你去找一隻貓,還有一杯牛奶。」林奇早就想好了。

「貓和牛奶?」中年男子愣住道:「這真的能治病嗎?」

就在這時,一陣腳步聲傳來,隨後出現一個穿著白大褂的白鬍子老人。

這位便是金海醫院的首席醫生,人稱龍老。

據說十歲學醫,中醫造詣達到巔峰,沒有他看不好的病。

「龍老,你來的正好,這小子居然要用貓和牛奶治病!」劉江偉指著林奇,立刻就告狀。

「他是誰?」龍老淡淡的看了一眼林奇,似乎沒怎麼見過。

「他是個實習醫生,結果犯了錯誤,被江院長發配去當保安。」

「實習醫生?保安?」龍老頓時臉色一變,訴斥道:「胡鬧!你能看什麼病,一邊去!」

龍老狠狠瞪了林奇一眼,便是走到了蘇明月的身邊,替她把脈。

劉江偉不屑哼了一聲,腰桿頓時挺得筆直。

其實在金海醫院都知道,劉江偉正是龍老的外甥,他正是靠著龍老的關係,從實習醫生轉正。

只是這龍老剛把脈,臉上便露出一抹疑惑之色,隨後伸手到蘇明月脖子上,又是一陣奇怪,最後他沉默了半響,站起來搖頭道:「這病,我看不了,你們去別的醫院吧。」

「去別的醫院?這裡是金海最好的醫院,還要讓我去哪裡?」中年男子大吼道。

「去京城吧,那裡是國內醫學水平最高的地方。」龍老擦了擦手,便要起身離開。

這種病他還真沒見過,明明沒病,但就是醒不來。

然而就在龍老剛轉身,背後傳來一聲不屑道:「看來,首席醫生也不過如此!」

龍老赫然回頭,只見林奇正用一種鄙夷的目光打量著他,只讓他臉頰發燒。

「你一個保安,最好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,否則,我會讓江院長開除你。」龍老眼中閃過一絲不爽。

「你跟你的外甥一樣,也就會弄虛作假的本事,廢物一個!」林奇大罵。

「你說什麼?」龍老氣的渾身發抖,他行醫多年,何時被一個毛頭小子罵過,當即怒喝道:「很好,如果你能治好蘇小姐的病,我馬上從這裡離開!」

「你離不離開,跟我沒有任何關係,不過,我倒是可以讓你看看,蘇小姐是怎麼醒過來的。」林奇看了中年男子一眼,示意他快點。

中年男子咬了咬牙,便是出門去找貓和牛奶了。

事到如今,連龍老也沒辦法,只能是死馬當活馬醫了。

「貓和牛奶能治病,真是滑天下之大稽!」龍老當下不屑道。

劉江偉幫襯道:「龍老說的是,如果他能把病治好,我就在醫院裸奔三圈。」

「呵呵,很快你們就會明白,你們根本不配做醫生。」

林奇說完這句話,掃了一眼躺在病床的蘇明月。

不愧是蘇家的大小姐,天生麗質,皮膚如同羊脂白玉,緊閉的眼睛末端有著黑濃卷密的長睫毛,素雅的連衣裙將勾勒出上身的飽滿,白嫩嫩的小腿露出,令人浮想翩翩。

只是那手指上的一點餅乾屑,卻是暴露了什麼。

「蘇小姐,偷偷吃餅乾營養可是跟不上,醒來去吃點好吃吧。」林奇微微笑道,蘇明月的手指明顯動了動。

沒過一會,中年男人大汗淋漓的跑了進來:「貓和牛奶,都找到了。」

林奇點了點頭,隨後走到蘇明月小腿邊上,伸出握住了她的鞋子,緩緩的脫下。

「你幹什麼?」中年男子大驚。

「治病,你不要管這麼多,相信我。」林奇認真道。

「我看,他分明就是想佔蘇小姐的便宜。」劉江偉眼紅道,這蘇大小姐可是個標準美人胚子,要是能一親芳澤,那真是死也值了。

林奇對此充耳不聞,他將蘇明月的鞋子脫下,露出一雙精緻小巧的玉足,讓人有些愛不釋手,短暫失神。

林奇深吸了一口氣,這才將牛奶拿過來,倒在了蘇明月的腳上,隨後又抱來貓放在腳邊。

那貓聞到牛奶的腥味,便是伸出舌頭,不停的去腳上舔舐吃食。

看到這一幕,龍老和劉江偉紛紛露出不屑之色,還以為這小子有什麼妙招呢,原來就是這種?

然而下一刻,兩人均是一怔,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事情。

只聽一陣銀鈴般的笑聲響起,隨後蘇明月不僅醒了過來,還連忙捂著腳心,笑的花枝亂顫道:「咯咯~不裝了,我裝不下去了,太癢了!」

什麼情況?

中年男人,有些搞不明白了,這樣真的就醒了?

但旋即聽到蘇明月的話,頓時明白了怎麼回事,原來她真的沒病,只是在裝病而已。

有句話說的好,你永遠無法叫醒一個裝睡的人。

「好了,蘇小姐已經醒了,但是你不要急著給她吃東西。」林奇囑咐道:「最多只能喝一點水和維生素C。」

中年人連連點頭,馬上買了水和維生素C,讓蘇明月吃下。

劉江偉面色尷尬,但隨後忽然大笑道:「林奇,你做的不錯,其實我們早就知道,這蘇小姐是在裝病,只是想給個考驗你的機會。」

龍老的確是疏忽了,他招了招手道:「以後,你就跟在我的門下吧。」

「像你們這樣不要臉的人,我還是第一次見到!」林奇聲色並厲:「剛才,某些人說過的話,現在眨眼就忘了……」

自然是說劉江偉說要裸奔,龍老說要離開的事情。

他們之前根本沒想過林奇能弄醒,更沒想到如此簡單,這張臉如何拉的下來?

「小子,我是金海醫院的首席醫生,你能跟在我的門下,是你的榮幸!」龍老心道,多少人想要這個機會都沒有。

「就憑你,還不夠資格!」林奇得到傳承後,等於有一百零八位師傅,哪個不是甩龍老幾條街?

「你最好識趣點,否則,馬上從這裡滾出去!」龍老指著門口,大喝道。

林奇冷笑一聲,將身上的保安制服脫下來,狠狠往地上一摔:「在這裡,我實在是受夠了,老子不幹了!」

林奇說完大步離開。

「你……」龍老氣得發抖。

「龍老,你不用理這小子,現在蘇小姐已經醒過來了。」劉江偉看了一眼蘇明月,眼中閃過一陣狂熱。

蘇明月年紀不過二十,嬌嫩如雪,正是大好芳華。

只是這時,蘇明月臉上卻剩下氣憤,她穿好鞋子,冷喝道:「誰叫你們把我弄醒的?」

「蘇小姐,我們這是為了你好……」劉江偉一臉諂媚的笑道。

「為了我好,就不應該把我弄醒,你們都給我出去!」蘇明月嬌叱道。

「這……」劉江偉一時語塞,趕忙看向了龍老。

龍老走上前來:「蘇小姐,你應該是有什麼不想面對的事情吧,要不然你不會裝病。」

「不管你的事!」蘇明月撇過頭,眼中流露出一絲強烈波動。

「蘇小姐,不管怎樣,你這樣一直裝下去,對你的身體極其不好,更何況你天生身體比較虛弱。」

龍老剛說完,蘇明月肚子發出咕咕的叫聲,她的確是餓了。

龍老笑了笑,對劉江偉說道:「你去附近買點吃的過來,讓蘇小姐填飽肚子吧。」

中年男子神色微變道:「龍老,之前那位保安,讓我家小姐不能吃東西!」

「哼,他之前只是個實習醫生,說的話能相信嗎?」龍老大喝道。

「就是,現在連金海醫院的保安都不是,嘿嘿,蘇小姐,我知道有家海鮮不錯,馬上就給你買來吃。」

劉江偉哪裡肯錯過獻殷勤的機會,趕忙到附近的海鮮城,買了一堆飯菜打包。

蘇明月看到這些飯菜冷哼了一聲,只是肚子著實餓了,便是拿起一隻小龍蝦吃下。

幾天沒吃飯,加上這小龍蝦著實不錯,蘇明月竟是吃了個大半。

可沒過一會,蘇明月突然身體僵硬,隨後嘴唇發紫,全身抽搐,竟是口吐白沫,最後兩眼翻白暈了過去,倒在病床上,一動也不動了。

「蘇小姐,你怎麼了?」中年男子嚇了一大跳,趕忙上前查探蘇明月情況。

只見她面色蒼白如紙,呼吸時有時無,好似朝不保夕。

龍老面色一滯,走到蘇明月身邊把脈一探,旋即臉色大變:「她中毒了,現在極其危險!」

蘇明月本就身子虛弱,加上中毒的癥狀,生命力正在迅速流逝。

「你到底是在哪裡買的東西?竟然下毒害我們家小姐!」中年男子揪住劉江偉的衣領,怒吼道。

「不可能,這家海鮮又不是路邊攤,我們經常去吃的。」劉江偉解釋道。

「你他嗎,現在給我吃一個看看!」中年男子把海鮮抓起來,扔到劉江偉懷裡。

「吃就吃,我就不信,他們大酒店還能下毒不成。」

下毒的事情,劉江偉可擔當不起,他只能以身試毒來證明清白。

更何況這家海鮮酒店在這附近很有名,許多病人和醫生都去吃,從來沒有出過任何事情。

果然,劉江偉吃完之後,津津有味的唆了兩下手指頭,還打了個飽嗝,卻是沒有半點異常,這下讓中年男子愣住了。

就在這時,門口傳來一陣高跟鞋的嗒嗒聲,隨後出現了一個倩影。

「出了什麼事情?」江若晴柳眉微蹙,聽到護士報告病房內有吵鬧聲,便是急忙趕了過來。

龍老沉聲道:「江院長,你快來看看,這女孩吃了小龍蝦,突然就出現了中毒癥狀!」

江若晴走過來查探了一番,寒霜般的臉頰微微色變,這女孩所中的毒,已經蔓延到了四肢百骸,生命垂危,現在連洗胃都恐怕來不及了。

「她是不是海鮮過敏?」江若晴急聲道。

「不可能!」中年男子大呼道:「我們家小姐,最喜歡吃小龍蝦,從來沒有過海鮮過敏的情況,更何況海鮮過敏最開始的反應,就是皮膚紅疹,這點連我都知道!」

「你先別急……」江若晴安慰了醫生,轉眼看向了龍老低聲道:「現在有辦法救治嗎?」

「她中毒太突然了,加上毒素不明,而且天生體質虛弱,現在毒素蔓延到了血液中,恐怕為時……」龍老說道最後長嘆了一口氣道:「已晚!」

江若晴臉色如寒冬:「到底是吃了海鮮過後中毒的,還是之前就中毒的?」

「的確是吃了海鮮過後中毒的。」龍老奇怪的看了一眼劉江偉道:「可是別人吃了,一點事情都沒有啊。」

這麼一說,大家都也覺得頗為奇怪。

如果真的海鮮有毒,劉江偉都吃完了,要中毒也要發作了啊。

劉江偉大聲喊冤道:「江院長,我真是冤枉啊,我只不過是好心買點東西,讓蘇小姐填飽肚子,誰知道會出現這種事情。」

「哼,要是按照那保安的話做,現在會弄成這樣?」中年男子想殺人的心都有了。

早知道按照林奇的話來做,蘇小姐肯定沒有一點差池。

「保安?」江若晴沉吟片刻,感覺事情不似想像那般簡單,瞪了劉江偉一眼道:「這到底怎麼回事?」

「這個……」劉江偉支支吾吾,看著蘇明月只剩半口氣了,早就緊張的不行。

再一看江若晴震怒,他兩腿一哆嗦,終於一五一十說出了事情經過。

江若晴聽了之後面色一沉,震怒道:「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,立刻把林奇給我找回來!」

龍老不爽道:「江院長,他不過是個保安,至於嗎?」

「照我的話做,如果林奇沒找回來,你們倆個明天都不用來上班了!」江若晴冷喝一聲,身上冰冷氣息,讓兩人如墜冰窖。

在金海醫院,江院長的威名,誰人不知?

龍老心中咯噔一下,面如死灰。

只要惹怒了她,不管是誰,絕對不會手軟。

而現在蘇明月生命垂危,劉江偉更是脫不了干係,丟了魂似得一溜煙趕忙往外追去。

在宿舍里簡單收拾了一下,林奇將實習報告緊緊拽在手中,這上面還缺一個金海醫院的印章,只是現在恐怕沒希望了。

「算了,先回學校,找班主任說一下,問問能不能換到其他醫院實習……」

林奇打定主意,就往宿舍樓下走去。

如果實習報告上面沒有醫院的印章,他恐怕連大學都不能畢業,將來找工作,更是一片黑暗。

但剛走出大門,只聽後面一陣急匆匆的腳步聲響起。

劉江偉和龍老兩人上氣不接下氣,跑到了他的面前。

劉江偉手一伸,將林奇攔住大喝道:「林奇,馬上跟我回去,看看蘇小姐到底怎麼回事。」

他面色不悅,下巴揚起,極其不耐煩,就好像跟一條什麼說話似得。

林奇只感覺怒火中燒,一把掀開他的手道:「我現在不是金海醫院的人,這些事跟我沒點關係。」

龍老深目光露出一絲厭煩,冷冷道:「這是江院長命令,讓你馬上回去,不然你的實習報告,不想蓋章了嗎?」

「用不著了,你們還是另請高明吧。」林奇無所謂往前走去。

劉江偉不依不饒道:「林奇,別敬酒不吃吃罰酒,現在讓你回去,是給你面子,只要你好好表現,我會跟江院長求情,讓你轉正。」

「我在說一遍,老子不回!」林奇只感覺,這兩人的嘴臉厭惡至極,就像兩隻蒼蠅在耳邊嗡嗡作響。

「你特么給老子站住!」劉江偉惱羞成怒,一把抓住林奇的衣服:「今天,我讓你知道,花兒為什麼開的那樣紅!」

說完,篇幅有限,關注徽信公,眾,號[紅燈文學] 回複數字16,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!劉江偉一拳朝著林奇揮去。

林奇氣極反笑,這就是他們醫德?除了無恥至極,居然還想用拳頭解決問題?

看到劉江偉的拳頭揮來,林奇不躲不避,反手掐住了對方的手腕,正中某個穴位。

劉江偉彷彿被點穴了一般,全身無法動彈,僵硬的愣在原地。

「你草你外公,你特么還敢反抗,快點放開老子。」劉江偉胡亂掙扎的大喊大叫。

林奇臉色陡變,篇幅有限,關注徽信公,眾,號[紅燈文學] 回複數字16, 繼續閱讀高潮不斷!掄起巴掌就扇了過去,只聽啪的一聲脆響,劉江偉臉上五個鮮紅的手指印,半張臉都麻了。

林奇自小跟著外公長大,最恨別人對他外公不尊敬。

「你敢打我,草你外公,你再打一下試試?」

「啪!」

「卧槽……」

「啪!」

「……」

「啪!」

左右幾巴掌,把劉江偉幾乎扇的暈了過去,林奇現在不是醫院的人,打了他又怎樣?

「別打了,我錯了,我真的錯了。」劉江偉求饒道。

林奇目光冷冷的低喝道:「告訴我,花兒為什麼開的那樣紅?」

明走後,我起身整理了床褥,但是,小穴傳來隱隱的陣痛。原來剛激烈的作愛,讓小穴紅腫了,不知明天公回來怎解釋呢?

這事過了之後,ㄧ直覺的對不起我公及小真,心想不能再繼續了。

但是,天不如人意,跟明的出軌行為還是有繼續的發展…

喜歡就頂一下!!!

评分
相关推荐
3.0分

3.0分 和老公的好友在外打野砲

3.0分

3.0分 和老公的好友在外打野砲

3.0分

3.0分 和老公好友再外打野炮

3.0分

3.0分 和老公好友再外打野炮

3.0分

3.0分 我和好友的老公

3.0分

3.0分 在公園和媽媽打野炮

3.0分

3.0分 她老公在打牌,我和她在打炮

3.0分

3.0分 她老公在打牌她在和我打炮


提示: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,请牢记

http://ppsp.ml  http://semm008.ml

请不要忽略该提示,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。


免责声明 || 广告合作 || 意见反馈

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

所属·美国·华盛顿 网站地图